当前位置: 主页 > 生活 >《从漂泊到归家》我的青春不再自卑 >

《从漂泊到归家》我的青春不再自卑

2019-09-28 09:11:18 作者: 681

◎吴舒敏(临床个案管理师)

我的父亲是第一代基督徒,从小,我们家三姊妹因父母假日必须工作之故,週末就会被送去教会参加儿童主日学。

我永远都不会忘记,当时在那个不会看轻穷人的地方,吃到从教会阿姨手中递来的可口麵包。我一小口一小口地咬着,很怕那平常根本吃不到的美味食物会一下子不见了。教会阿姨似乎懂得我的紧张,温柔地摸着我的头说:「慢慢吃呀,不要噎到了,教会裏还有麵包的。」

阳光从教会窗户照射进来,洒在一群主日学的儿童身上,好暖!此后,我都是为了教会有好吃的东西及有故事可以听,每到星期日不用父母催促,自己一定会来儿童主日学报到。

家境困窘 备受同侪嘲弄
在我上国中以前,爸爸正在创业阶段,家中经济非常拮据。当时就读的小学,开始推行週六不必穿制服,同学们都很开心,但我却深深记得,有少数几个人包括我在内,与那群开心的同学们形成明显的对比。妈妈看出我的焦虑,特地从例行的菜钱帮我从菜市场买了两件新洋装:一件春夏穿、一件秋冬穿,其余时间搭配学校制服就可以了。

起先我很开心穿着新衣服到学校,但时间久了,却开始被同学当作嘲笑的对象。「老师,吴舒敏都不换衣服的……」「老师,吴舒敏家是不是很穷啊?她星期六不是穿制服,就是穿这件衣服……。」更不可思议的是,连老师都要求我,从下週开始要换新衣服到校。

当时的我已经快成长为青春期的少女,开始厌倦学校所有的老师、同学。我不反抗,但以沉默抗议四週来的嘲弄与家中的贫困,仍旧穿着那两件衣服撑完小学的「非制服日」。

而我唯一的心灵寄託就是「去教会」,因为教会的叔叔阿姨会关心我吃饭了没?功课写了没?从来不会嫌弃我穿什幺。

国中以后,父亲的事业步上轨道,我们终于脱离贫困的岁月,但小学时期老师与同学的嘲弄已深印我心。我开始想靠自己的天份来摆脱那段自卑的日子,于是我大量参加校内外的演讲、作文比赛,每一次的凯旋而归,都觉得是帮自己刷掉一次次儿时的嘲弄。每比完一次,我又开始着手下次比赛,梦中都在背讲稿,醒着也在背讲稿。

可想而知,我后来荒废了课业,连教会也不去了;我就像匹脱缰的野马,最重要的事就是「比赛」,因为这样才能脱离自卑。

努力比赛 为摆脱儿时阴影
直到高中联考放榜,我惨遭滑铁卢,最难过的是让爸妈着急我的前途,但我也不知道自己的前途在哪裏?当晚我抱头痛哭,想起了耶稣,哭着向祂说:「我如此努力帮自己刷掉自卑,为什幺换来的又是自卑?」而这次不是经济上的自卑,是我以为心灵已经得自由,却又重新被禁锢。心灵禁锢比经济拮据更令我感到痛苦!

奇妙的是,那年许多学生读高中的意愿比以往踊跃,技职学校空出的名额相对增加,我奇蹟似的进入父亲期待的护理学校就读。爸妈相当开心,我也第一次感到上帝的带领是如此真实。

此后我开始用心在书本上了。五年的护理学习生涯,除了跑图书馆与读圣经,我没有再参加任何「除自卑行动」,选择全然的与主同行。我还发现,自己是班上唯一一个基督徒家庭的小孩,因为长期阅读圣经,思想似乎也比同学们来得成熟。

护专毕业后,我北上展开临床护理生涯,当时的生活也仅是医院、学校与教会。民国90年,我决定在台北浸信会怀恩堂受洗,归入主名下。

体会神的真实 活出盼望
七年前,我的父亲意外离开人世,隔两年母亲亦被检查出癌症第三期。我记忆非常鲜明,母亲当时尚未信主,在离世前三个月的某天夜里,我刚帮她倒完尿,正清理床面时,她突然说:「我终于知道上帝是真实存在的了。很感谢当我不在妳身边时,上帝帮我照顾好我的女儿。感谢主!」母亲边说边流泪。

那一晚我们母女都哭了,谈了好多话,从我小时候谈到出社会,及至十几年来我离开家的转变。然后我们一起读圣经,有时是母亲读,她疼痛发作时,再换我读圣经给她听。

在我回台北继续工作后,有一天姊姊打电话来告诉我:「妈妈受洗了!」我在电话那头惊喜的大叫!从小在拜偶像家庭中长大的母亲,竟蒙上帝眷顾成为基督徒了,这是多幺大的恩典!三个月后,母亲蒙主恩召,辞了地上的劳苦,与亲爱的天父与父亲永享天恩。

回顾这段成长历程,当我愿意与神一同向前行,很多事仍旧会发生,然而有一双恩典的手,不断地扶持我快要无法前进的双腿,使前方的人生路得以继续。在苦难中,因为有耶稣,苦难里也充满着盼望。

圣诞节即至,想邀请您一起进入教会,认识我们生命中最棒的好朋友──耶稣!愿神赐福您与您全家,福杯满溢、平安喜乐!

上一篇: 下一篇:
申博sunbet官网|申博77sunbet|南关简讯网
节日送礼|减肥小百科|生活常识|生活|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