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生活 >【岁月刘声】政客区分纯种与混种? >

【岁月刘声】政客区分纯种与混种?

2019-11-03 01:20:22 作者: 792

如果马来人也家存族谱,我国的巫裔朝野政客最近不知会否急于翻查列祖列宗的原籍,以确定本身的血统是“纯种”,抑或是“混种”。

若真的如此,这一切是发生在上月30日之后,全拜副首相阿末扎希所赐;也是巫统副主席的阿末扎希当天为雪兰莪的巫统格那拉再也区部代表大会致开幕词时突然“揭发”曾掌权长达22年的前首相敦马哈迪有印裔血统,并非是“纯种”马来人,顿时引起朝野的热议,并持续延烧至今。

阿末扎希或许没有想到他这回挑起“血统论”,竟引起包括马来社会在内的反弹,并衍生来自敦马的“反揭秘”,看来余波未了,可大可小。

与此同时,由曾“坦承”祖籍为印尼爪哇的阿末扎希公开“揭发”敦马的真正族裔背景后,较早时首相纳吉疑出自选举考量和选票效应而单方面宣布“印裔穆斯林可获承认为土着”的课题所出现的争议随即被淡化或转移。

不知是否担心“血统论”会使其他当权的巫统“非纯种马来人”领袖躺着也中鎗,包括形同否决“非纯种马来人”的本身之接班资格,阿末扎希遂声称他之所以对敦马的“血统”揭秘,目的在于暴露敦马曾贯彻马来议程以利用马来人,牟取个人利益后“用完即丢”,抛弃巫统。

不管阿末扎希的声明能否把这场风波降温,但有迹象显示也是内政部长的他将难逃反对党的追击;阿末扎希当众公布敦马所谓的“Mahathir a/l Iskandar Kutty”旧身份证资料之举,已被反对党据情报案,指控他涉嫌滥权,并敦促有关当局彻查他是否违反1990年国民登记局法令,甚至触犯2010年个人资料保护法令。

敦马“比马来人更马来人”

说真的,敦马被指是“嘛嘛”(Mamak,印裔穆斯林),在他掌舵巫统及担任首相期间,早已是“公开的秘密”;敦马的身份认同即使被质疑,但对巫统党员以及马来社会乃至反对党尤其是民主行动党来说,敦马治国和施政思维“比马来人更马来人”,特别是坚决执行由纳吉先父,也就是第二任首相敦阿都拉萨一手制订的新经济政策,在各个领域全面落实所谓“土着固打制”,鼓吹“马来主权论”,从而把所谓的马来人命运与巫统的生存“捆绑”在一起,而他强势领导的巫统在种族政治庇护下形成“一党独大”,得以巩固巫统对我国的长期统治。

再说回阿末扎希的“血统论”若被作为纳吉遴选接班人的附加“準绳”,那幺基于种族结构和政治现实,我国下任首相除了继续由马来和穆斯林领袖出任之外,难道这个人选更须确定是“纯种”马来人。

“失言”的阿末扎希如今所面对的麻烦显然是来自敦马的反击,也就是对他“反揭秘”;记得阿末扎希在这之前曾扬言,如果敦马不闭嘴,继续对政府作出诸多指责,那幺更多在敦马掌权期间发生的舞弊事件将陆续会曝光,反讽的是敦马这回“反揭秘”,不知会否使阿末扎希的政治生涯遭遇“新”挑战。

至今为止,敦马首先“反揭秘”阿末扎希在当上副首相后,曾为了取代纳吉,而寻求他的支持,但被他拒绝;接着敦马又“反揭发”阿末扎希当年中选为巫青团总团长后曾向他申报财产,却未能清楚交代为何其银行帐户存有2亿3000万令吉的巨款。

际此来届全国大选在即,朝野的持续恶斗必将变本加厉,而政客、政棍或政霸相继陷入揭秘与反揭秘的“人言可畏”窘境,不啻是五十步笑百步。

文/刘汉良

上一篇: 下一篇:
申博sunbet官网|申博77sunbet|南关简讯网
节日送礼|减肥小百科|生活常识|生活|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