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生活 >【晒肚腩】诗像母乳 >

【晒肚腩】诗像母乳

2019-10-24 09:19:14 作者: 975

最近计划重译《如果有所渴望》(If There Is Something to Desire)里面,一些我喜欢的小诗,尚未开始动笔,帕芙洛娃(Vera Pavlova)又出了另一本英译诗选,书名《Album for the Young (and Old)》,取自柴可夫斯基的《儿童曲集》(Album for the Young),同样是由丈夫史蒂芬西莫尔(Steven Seymour)翻译,不同的是,当这本书面世时,西莫尔已经逝世。俄国当代诗人当中,我只读过帕芙洛娃。仍然清楚记得那是2012年5月的某个夜晚,辛波丝卡刚刚离开我们不久,偶然读到帕芙洛娃一首小诗,当下仿彿遭人施咒,连续数日着了魔似的,在漫无边际的网络世界暴走,到处寻找捡拾她的作品,“只有咒语可以解除咒语”,夏宇这个文字女巫说得一点也没错。

1963年生于莫斯科,在音乐学院修读音乐史,在唱诗班献声,在博物馆当导览员,现居多伦多。关于自己,帕芙洛娃只用一首小诗就交代完了,仅仅五行:“我是/在你/左边/醒来/的人。”生命中的第一首诗,是在产房里诞生的,其实那是她写给家人的留言。那时她才20岁,刚刚生下大女儿,她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快乐,以致她写下了生命中的第一首诗。自此以后从未辍笔,迄今出版《天堂来的野兽》、《写给隔壁房的信》、《聪明的傻瓜》等等20本诗集,作品被翻译成至少22种文字。用她自己的话来说,“诗像母乳一样自然而来。”对她而言,写诗与其说是一种瘾,不如说是一种新陈代谢。

帕芙洛娃的诗大多都在十行以内,而我通常读诗超过三十行就会走失,要不就是失去耐性,所以我们一拍即合。在诗的世界中,她的行李十分轻便,跟印象中那种铿锵有力,高亢但又拘谨的俄国诗很不一样,她的小诗凝练简洁,易于记诵,适于纹身,引人转述,关于爱和慾,关于生和死,关于冬和夏,关于沉重和温柔,关于胸罩、毛髮、接吻、爱抚、精液、妊娠、创造、莫札特、童年、背叛、孤寂,关于她自己,但又可以是关于任何一个被她触动到的人。帕芙洛娃说过,诗是三位一体:意象、思想和音乐;最后一项经过翻译之后,存活的机率很低。音乐方面我也知道自己无能为力,但求前面两项在我试译成中文的时候,仍有转世再生的机会。

文/林蛋大

上一篇: 下一篇:
申博sunbet官网|申博77sunbet|南关简讯网
节日送礼|减肥小百科|生活常识|生活|网站地图